•  
    因特虎首頁 加入收藏夾  
     
    內部論壇會員入口: 密碼: 申請入會 | 訪客留言 | 好文推薦
     斑竹推薦 More...
     
    [NEW!   深圳文化“十大愿景”
    [㊣! 朝向一個“好商量的社會”
    [㊣! 契約精神塑造城市的氣質和
    [㊣! 深圳“三化”改革目標不錯
    [HOT! 三中全會討論:“五位一體
    [NEW! 歐洲、中國貨幣互換,華爾
    [㊣! 中國轉型需要思想市場
    [㊣! 地產泡沫將摧毀中國神話?
    [COOL! 上大學的意義只是找份好工
    [COOL! 硅谷救不了美國夢?
    [COOL! 推動城鎮化 要看“榨菜指
    [COOL! 中國須建構理性精神
    [COOL! 河內:擁抱之難
    [㊣! 社區文學大賽引出“在地文
    [NEW! 首屆深圳社區文學大賽征稿
    [NEW! “紅嫂”在成年男人的嗷嗷
    [㊣! 中國經濟好日子走到頭嗎?
    [COOL! 為什么沒有“剝削”的社會
    [NEW! 外資撤離 東南亞資產大跌
    [NEW! 上海擬建自貿區,前海傻眼
    [㊣! 利益邏輯與中國改革的困局
    [COOL! 曹妃甸快玩不下去了
    [㊣! 改革中國的特權制度
    [㊣! 中國缺乏開放的思想市場
     站內搜索  
     
    搜索類別:
    關 鍵 詞:
    搜索類型:
     
     友情鏈接 More...
     
    杰創達科技
     ·老亨的博客  ·薛涌評論
     ·王方每周評論  ·朗咸平先生
     ·半求地產評論  ·謝國忠先生
     ·賀承軍建筑評論  ·陳志武先生
     ·王紹培的菜園  ·章星球文化本位
     ·新華網深圳論壇  ·南云樓
     ·財新網  ·沈宏非
     ·鳳凰網  ·參和網
     ·天涯城市社區  ·洪晃找樂
     ·深圳新聞網  ·炎黃春秋
     ·奧一深圳  ·凱迪社區
     ·深圳之窗  ·商人王石
     ·中國選舉與治理  ·尚書吧
     ·金心異南方評論  ·安妮寶貝
     ·公民陳紹華博客  ·王樽之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  ·張繼合
     ·韓寒  ·中國新聞網
     ·張五常先生  ·FT中文網
     ·王受之先生  ·MBA智庫
     ·劉家田

    社區文學大賽引出“在地文學”理論
    作者:袁園
    來源:www.fanspai.com   類型:㊣! , 深圳視點 , 深圳NGO , 深圳創意 , 虎友CLUB ,      2013/7/20 19:26:50 點擊6934次

    深圳“鄰家社區文學”大賽是一次有關中國現代性在新歷史條件下所具有可能性的“切片式”探索。從它提出的“在地文學”訴求、“人文睦鄰”宗旨、乃至“稿酬革命”的宏偉抱負,都能看出其策劃者、舉辦者和支持者的廣闊視野、人文使命和精神觀照。與普通文學大賽不同的是,它不是通過一次文學寫作比賽來挑選“文學精英”或打造“文學新星”,它平民化、社區化、在地化的全民寫作倡導背后,其實是更為深刻的對人與人之間的連接、人與社會之間的連接、人與自己所生活的當下時空之間連接的重新肯定,以及在生命終極意義追問上遭遇時代性摧毀后的自覺建構。值得欽佩的是,這種指向精神關懷的建構不是一種理論先行的“坐而談”,而是直接卷起袖子“起而行”的“全民寫作運動”實踐。這種思想和行為上的“在地性”,或許也正隱喻了深圳現代性的基本特質吧?

    原發:http://www.linjia114.com/Forums/NewsShow-1133.htm
     

    “在地文學”:一種深圳現代性的文學實踐
    ——兼評“鄰家”社區文學大賽


    深圳市特區文化研究中心 袁 園

       
        
            一、上海與深圳:兩種現代性的隱喻
            哈佛大學教授李歐梵先生有本著名的都市研究著作——《上海摩登》,將上海這座30年代的國際大都市作為一個現代性的切片,來研究中國現代性的發展和特質。通過這本書,李歐梵先生確立了“都市”作為現代性衍生場域的主體地位。在他看來,正是在這里,才有了“聲光化電”這些代表著“現代”變革之“物質”的首次登場。就20世紀初,中國最早的現代化進程來看,上海確實承擔了極為重要的“媒介”角色,將西方國家在工業化時代發展出來的新奇事物、新興生活方式一整套原樣地“嫁接”了過來,并由此開啟了這座城市經久不衰的傳奇。然而不能忘卻和忽略的是,西方列強也正是通過上海這個“中轉站”將從中國內部腹地盤剝來的錢財、資源、勞動力等等運送回他們的殖民帝國。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上海,成為了一種隱喻。那是最早的“全球化”發軔之初的現代性圖景。先發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為了爭奪市場、資源,開始了全球范圍的殖民和掠奪,進行著資本主義最為赤裸的原始積累。那也是“傳統”和“現代”的巨大變革在政治、經濟、文化等等各方面交織著激烈碰撞的年代,上海以她沒有選擇的“被選定”,因為她獨一無二的歷史“孤本”地位,而集聚了整整一個時代的目光。
            然而,盡管“往事并不如煙”,但鮑曼預言并描述的“流動的現代性”伴隨著全球化的快速進程以及賽博空間未曾預料的全面侵襲,在晚期資本主義時代已然成為了一個最為醒目的事實。資本的流動作為最具原初動力的引擎,攪動著、重新分配著社會結構,與之匹配的一個引人注目的事實,就是人員在場所空間、城市空間以及國界之間的不斷流動和遷徙,這種流動可能是暫時的一周、一個月,一年,也有可能是舉家移居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有可能就是今生今世的扎根。“流動的現代性”宣布了資本主義工業化初期的“鄉村”與“都市”二元對立的瓦解,正如后現代主義宣布了現代主義深度的消逝,一切都處在不斷的漂浮和流動的動態進程之中。而如果要在中國為這種現代性尋找一座作為隱喻的城市,則非深圳莫屬。


           深圳和上海一樣,都是在大時代的歷史洪流之下沖擊出來的一個“三角洲”。雖然作為地理位置的寶安早就存在,但作為現代都市尤其是和改革開放這樣的歷史拐點緊密相連的新興城市而存在的“深圳”卻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現代之子”。如果說上海的現代性為彼時古老而封閉的中華帝國創造了聲光化電的“震驚”時刻,像一盞強而耀眼的探照燈般不容分說地刺穿了一個古老文明的身體和靈魂,那么深圳的現代性則是當代中國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國家在加入全球現代貿易體系之時的主動選擇。從1979年建市的動機、給予的政策、實行的制度等等歷史坐標而論,這座城市短短30年的歷史自覺或不自覺地承載了全球化時代“流動的現代性”所意味的全部象征。這里的各種人事、各種關系、各種機構、組織時時處在司空見慣的變化之中,全國各地的“逐夢人”或“淘金者”來這里檢驗他們的運氣,創造了千姿百態的人生故事,其中有無功而返的失意人,當然更有著無數難以想象、令人驚艷的傳奇。在這場較量意志、智慧和力量的生存競爭中,成功留下來的新移民們在中國南方這座新城開花繁衍,使得深圳這片熱土在最初的激情和躁動之后,沉淀出與天地自然、四季輪回相應和的從容節奏,以及,面向未來的可能向度。

             二、重構現代性的精神版圖
            這種“未來的向度”自然不再可能是原初現代性“聲光化電”所象征的各種物質的“震驚”。自資本主義工業革命以來,人類不僅創造了遠遠超出需求的物質,甚至為了尋求這些“物質產品”的“價值實現”而不斷刺激著“消費者”的需求。在這個由感官、欲望、符號、媒介、擬像所建構的后現代“荒原”圖景中,人類不僅永無還鄉之日,甚至連對烏托邦向往的激情都已熄滅。在中國的現代化歷史上,80年代被普遍認為是結束“革命范式”,轉向“現代化范式”的轉折點,開啟了當代中國30年的市場化進程。這30年,是中國經濟騰飛、國力增強,重回世界大國的30年,但同時也是精神迷失、生態紊亂、價值體系崩潰的30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何嘗又不是以自然生態、歷史古跡、人文精神、倫理關系的消逝和喪失為代價的呢?在物質的極大富足之后,我們改如何安放自己的靈魂?作為現代人,我們真的如海德格爾所預言的將“無家可歸”嗎?
           也許,只要我們依然保有一顆向更完善的未來眺望或向往之心,我們就一定能在當下這個歷史的新節點上撥開重重迷霧,重新創造屬于我們這個時代的烏托邦,在這個“流動的現代性”語境中,如霍布斯保姆(《傳統的發明》)所言“發明”出與這個時代相匹配的新的文化“傳統”,以此寄寓我們與生俱來渴望“家園”的靈魂。
            正是在這個歷史意義上,“在地文學”的倡議以一種感性和理性相結合的姿態在深圳莊嚴登場。這是一群在改革開放之城“先富起來”的移民精英們,在這座面向未來的城市中所作出的觀察和思考。在移民已經作為一個普遍事實存在的當下,我們要如何思考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意義?在全球化孕育出“歷史的終結”以及“地球是平的”叫囂之后,那些空間與空間之間的褶皺真的被資本的強力熨平了嗎?如果沒有,我們是如何將其棄之于不顧,又是為何不懂得尊重生息于本土的全部生命意義和當下所具有的莊嚴?
           從語詞的意象上來說,“在”本來就是一種肯定的姿態,是一種無論世界如何滄海桑田地變化也將于此時此刻義無反顧地擔當,它同時也讓人聯想到佛教思想中的“自在”——無拘無束,不為某種僵化的本質所擾,順應自然,或海德格爾意義上的“此在”——具體時間空間和社會歷史條件之下的個人生存;而“地”,則是人類生存最根本的根基、最原初的依托,它聯想并關聯著“大地”、“土地”、“地母”等等一系列人類文化的普遍主題意象。不幸的是,這些意象在我們的現代性發展進程當中不斷地被擠壓、拋棄、疏遠、忘卻……及至后現代符碼時代,人類不僅僅如海德格爾所云“遺忘存在”,遠離與自己血肉之軀的存在所相連的“大地”,更是在技術的不斷侵蝕之下,陷入了無休無止的媒介擬像之中,遭受了最為深刻卻不自覺的異化。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在地文學”所倡導的“在地”一詞,既是一個“本土”的視角,同時也是一個“當下”的視角。因為單獨談論“本土”很容易滑入與“全球化”進行二元對立的本質化陷阱,而單獨談論“當下”又容易導致一種轉瞬即逝的虛無,而“在地”則將二者兼而有之。它是一個經歷了全球漂泊、離散之苦和永恒價值受到質疑之后才可能生長出來的思想產物,它是對整整一個世紀的“上帝之死”(尼采)、半個世紀的“人之死”(??拢┧輾У?ldquo;生之信念”的重構!它遠遠不是一套完整的哲學思想體系,卻在在折射著新歷史語境下的“現代人”在不斷求索中對人類千瘡百孔的精神家園進行重建嘗試的勇氣!
           不同于德里達所謂“在場的形而上學”,“在地文學”它并不指向某種具體政治針對性的“去蔽”,如果一定要從哲學的高度對“在地文學”進行解釋,我認為,它更接近海德格爾對藝術之詩性意義的訴求。海德格爾認為藝術是“一場歷史性的事件”,它不是浪漫主義所想象的時空之外、永恒不變的存在者,它有其時間、空間的歷史維度,并且所體現的是“世界與大地的沖突”。然而,不同于海德格爾精英主義的視角,認為只有靠詩人和藝術家才能重建人們對“存在”的記憶,“在地文學”倡議每一位生活在當下時代的個人,通過書寫自己此時此地的經歷、通過對“在地”之當下的重新注視、打量甚至認同來詮釋并創造自我存在的意義。

               三、“鄰家”社區文學大賽:深圳現代性的積極建構
           “鄰家”社區文學大賽,由因特虎老亨首先發起,深圳青年雜志社領銜主辦。在集結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精英人士之后,共同商議出“在地文學”的思想倡議,并以“社區文學”為發端進行了積極的思想實踐。
           這場“在地化”的文學實踐運動,非常鮮明地提出與80年代“文學尋根”所不同的“文學植根”視角,既顯示出對所謂“起源”、“本質”之現代迷思的警惕,又能在“烏有之鄉”的后現代處境中避開滑入犬儒主義的頹廢情境,非常理性地肯定立身之根基需要主動而自覺“培植”。這種眼光和態度著實不易。
            社區文學,將“在地文學”形而上學的“在地”思索落實到具體生活中的對應物“社區”上,讓每一個有生活的市民都能擁有一番言說的空間。而“社區”(community)這個詞,往具體的說,可以是一個空間上的小區,是一個城市當中的地域單位,是與我們安居樂業的人生狀態最息息相關的場所;往抽象的說,community本來就是“共同體”的意思,它也意味著一個有著共同價值觀念的社群,無論是大至一個國家還是小到一個社團,社區都是我們安放肉身、精神最基本的空間。
           中國在走向現代性的歷程中曾經實踐過多種現代性方案,并在歷史本身的進程中經歷過主觀和客觀、內因與外因等多重因素、力量的改寫。時至今日全球化既宏大又飄渺的時代,大敘事的整合力量已然崩潰,新的未來還不明朗,“社區”便儼然成為那不斷流動的現代性汪洋中的“島嶼”——不關來處,不問去路,我們在“社區”的各個節點上與眾多“有緣人”相遇,開啟故事、散蔓枝葉、種因得果,這或許才是我們唯一能夠把握和想象的當下生活。
            在論述民族國家起源的問題時,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曾寫過一本書——《想象的共同體——對于民族國家興起的反思》。他的觀點是:現代民族國家的建立基于一個“想象的共同體”的建構,而促成這個“共同體”形成的正是屬于印刷媒體的小說和報紙,使得不同空間的人們通過閱讀和“想象”能夠分享共同時間中的日常生活。另外,哈貝馬斯提出的“公共領域”,同樣也是通過印刷文化來整合西方十七八世紀現代性產生以后的中產階級“民間社會”。雖然如今的印刷文化在網路空間的強勢覆蓋下已然式微,但是由文字而集結、召喚共同“想象”的可能性依然存在。這種模式是否可以看作是現代性的“元敘事”,伴隨著技術條件的改變而可能擁有全新的形態?我認為這或許也是“鄰家社區文學”大賽選擇網絡作為整個大賽運營的基礎平臺,通過網絡發布信息、收集稿件,進行網友點評、專家點評等多種文學大賽形式創新的根本動因。網絡雖然是虛擬空間,但是當它作為一個媒介平臺來整合資源,創造社交機會的時候,它本身就是一個帶有“第三空間”意味的“社區”,讓參與的人們能夠在這個由文字構成的“社區”平臺上,共同分享各自生活的遭遇、況味,以及對當下生活的“想象”。這一被媒體稱為“全民寫作”的文學賽事,吸引了深圳各個社區的各種職業的寫作者,其中有已經成名成家的作家和職業寫作者,例如鄧一光、謝宏、王十月等,也有90后的大學生或普通的文字愛好者。值得一提的是,無論哪種作者的作品,只要投稿,稿件就有機會在網站上發布,讓更多的人可以看到。網站還將自動承擔文稿代理的功能,讓稿件和用稿雜志期刊能夠在此“相逢”,相當于為稿件作者搭建了一個多方投稿平臺,從而實現對傳統意義上一稿不能多投的“稿酬革命”。
            總而言之,深圳“鄰家社區文學”大賽是一次有關中國現代性在新歷史條件下所具有可能性的“切片式”探索。從它提出的“在地文學”訴求、“人文睦鄰”宗旨、乃至“稿酬革命”的宏偉抱負,都能看出其策劃者、舉辦者和支持者的廣闊視野、人文使命和精神觀照。與普通文學大賽不同的是,它不是通過一次文學寫作比賽來挑選“文學精英”或打造“文學新星”,它平民化、社區化、在地化的全民寫作倡導背后,其實是更為深刻的對人與人之間的連接、人與社會之間的連接、人與自己所生活的當下時空之間連接的重新肯定,以及在生命終極意義追問上遭遇時代性摧毀后的自覺建構。值得欽佩的是,這種指向精神關懷的建構不是一種理論先行的“坐而談”,而是直接卷起袖子“起而行”的“全民寫作運動”實踐。這種思想和行為上的“在地性”,或許也正隱喻了深圳現代性的基本特質吧?

    原發:http://www.linjia114.com/Forums/NewsShow-1133.htm 

    發 表 評 論』『打 印 本 頁』『關 閉 窗 口
     相關文章 全部相關文章... 
     
     - 37年,深圳一直是個意外!  - 硅谷救不了美國夢?  - 平等、民主與西方的伊斯蘭難題
     - 震驚!深圳或成“最不互聯網的城市  - 推動城鎮化 要看“榨菜指數”  - 中國重蹈日本覆轍
     - 企業直播:風口將至,未來已來  - 中國須建構理性精神  - 中國是否會爆發金融危機?
     - 深圳+香港,失去想象力了嗎?  - 河內:擁抱之難  - 沒有眼淚沒有悲傷
     - 民營經濟之中國市場地位  - 社區文學大賽引出“在地文學”理論  - 日本的中國通與中國的日本盲
     - 社會主義制度淺議  - 首屆深圳社區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  歐洲的錯誤給亞洲的啟示
     - 超級水網:巨大包袱?天大餡餅?  - “紅嫂”在成年男人的嗷嗷待乳聲中  - 或許中國需要撒切爾夫人式的政治家
     - 關于改進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  - 中國經濟好日子走到頭嗎?  - 沒有粘結在一起的金磚
     - 從1814到2014:英美靠什么  - 為什么沒有“剝削”的社會窮人更多  - 喪鐘為誰鳴?
     - 草根評價鄧小平  - 外資撤離 東南亞資產大跌  - 龍象共舞——中國和印度須直面的三
     -   深圳文化“十大愿景”  - 上海擬建自貿區,前海傻眼?  - 中國要警惕塞浦路斯式陷阱
     - 救救孩子們吧!  - 利益邏輯與中國改革的困局  - “國五條”的貓鼠游戲
     - 朝向一個“好商量的社會”  - 曹妃甸快玩不下去了  - 中國對朝鮮必須旗幟鮮明
     - 契約精神塑造城市的氣質和風骨  - 改革中國的特權制度  - 中國產葡萄酒登上英國王室御用酒莊
     - 深圳“三化”改革目標不錯,前海期  - 中國缺乏開放的思想市場  - 中國學不了新加坡
     - 三中全會討論:“五位一體”的改革  - 經濟改革的核心經驗和教訓  - 衡量通脹,看科長指數
     - 歐洲、中國貨幣互換,華爾街關注!  - 中國未來成功的民眾基礎  - 被中國一再誤讀的新加坡
     - 中國轉型需要思想市場  - 深圳社區文學大賽參與踴躍  - 中國人大:全球富人最集中的議會
     - 地產泡沫將摧毀中國神話?  - 中國高調和美國不干涉的外交姿態  - 中國的國際形象危機
     - 上大學的意義只是找份好工作嗎?  - 中國崛起進程中最艱難的選擇  -  中國在財富面前驚慌失措
     文章評論 全部文章評論...  
     
    發 表 評 論
    網上大名:  *
    評論標題: 

    評論內容:
    (請不要超過500字)
    *
    驗證碼: 
           
      真情告白 |   | 訪客留言 | 申請入會 | 民意調查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外貿B2C商城建設
    ICP備案號:粵ICP備05098314號
    本站文章版權受法律保護,轉載、合作或業務咨詢郵箱:interhoo@139.com
     
    国产精品无码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