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特虎首頁 加入收藏夾  
     
    內部論壇會員入口: 密碼: 申請入會 | 訪客留言 | 好文推薦
     斑竹推薦 More...
     
    [NEW!   深圳文化“十大愿景”
    [㊣! 朝向一個“好商量的社會”
    [㊣! 契約精神塑造城市的氣質和
    [㊣! 深圳“三化”改革目標不錯
    [HOT! 三中全會討論:“五位一體
    [NEW! 歐洲、中國貨幣互換,華爾
    [㊣! 中國轉型需要思想市場
    [㊣! 地產泡沫將摧毀中國神話?
    [COOL! 上大學的意義只是找份好工
    [COOL! 硅谷救不了美國夢?
    [COOL! 推動城鎮化 要看“榨菜指
    [COOL! 中國須建構理性精神
    [COOL! 河內:擁抱之難
    [㊣! 社區文學大賽引出“在地文
    [NEW! 首屆深圳社區文學大賽征稿
    [NEW! “紅嫂”在成年男人的嗷嗷
    [㊣! 中國經濟好日子走到頭嗎?
    [COOL! 為什么沒有“剝削”的社會
    [NEW! 外資撤離 東南亞資產大跌
    [NEW! 上海擬建自貿區,前海傻眼
    [㊣! 利益邏輯與中國改革的困局
    [COOL! 曹妃甸快玩不下去了
    [㊣! 改革中國的特權制度
    [㊣! 中國缺乏開放的思想市場
     站內搜索  
     
    搜索類別:
    關 鍵 詞:
    搜索類型:
     
     友情鏈接 More...
     
    杰創達科技
     ·老亨的博客  ·薛涌評論
     ·王方每周評論  ·朗咸平先生
     ·半求地產評論  ·謝國忠先生
     ·賀承軍建筑評論  ·陳志武先生
     ·王紹培的菜園  ·章星球文化本位
     ·新華網深圳論壇  ·南云樓
     ·財新網  ·沈宏非
     ·鳳凰網  ·參和網
     ·天涯城市社區  ·洪晃找樂
     ·深圳新聞網  ·炎黃春秋
     ·奧一深圳  ·凱迪社區
     ·深圳之窗  ·商人王石
     ·中國選舉與治理  ·尚書吧
     ·金心異南方評論  ·安妮寶貝
     ·公民陳紹華博客  ·王樽之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  ·張繼合
     ·韓寒  ·中國新聞網
     ·張五常先生  ·FT中文網
     ·王受之先生  ·MBA智庫
     ·劉家田

    蔡孟翰:在亡國與亡天下之間
    作者:蔡孟翰
    來源:www.fanspai.com   類型:智囊團 ,      2013/1/5 10:07:59 點擊5074次

    于時語先生認為基督教在中國迅速擴大,中國可能在20年內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國家,并認為這與當代中國社會以西方的文化價值為皈依,亦與中國近代差點亡國的歷史有關。之后,幾篇回應均以為于文為非,然而涉及面向不少,很難在一篇文章中一一處理?,F就整個爭論中的關鍵兩點簡單評論。

      第一點即是文化/宗教與政治的關系,換句話說,一個文化傳統是否會因一個國家獨立性的有無(所謂國亡)而受到影響。這兩者間的關系,明末清初三大儒之一的顧炎武在其《日知錄》卷十三“正始”一條中舉出,有亡國與亡天下之別。他說“易姓改號,之謂亡國”,“仁義充塞,而至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天下在此處不是指高于國家位階的世界或國際關系,不是《大學》里“治國平天下”的“天下”。“天下”在此指的是文化或是一種普遍的價值觀。這種普遍的價值觀對顧炎武而言就是儒家文明。他接著申論,保天下重于保國,保天下才能保國。

      于文的論點,用顧炎武的語匯來說,即是國不保,天下亦不保。從顧炎武的行文,看不出國不保,則天下不保的焦慮。這可歸結于顧炎武不認為滿洲人入關,取代明朝,對中國文化本身會有多大的沖擊,因為滿人的勝利不是文化的勝利,只是政治軍事的勝利,如同蒙古人的元朝。對顧炎武而言,滿人的入主中原,最深層的原因,是儒家文明中的宋明理學,以及歷代政治錯誤所造成的。從歷史上來看,中國亡于蒙古滿洲時,中國文化并沒有喪失活力,中國文化甚至更向外擴張。高麗(朝鮮)接受朱子學即在蒙元時;日本在清朝時,不但沒有減少對中國書籍的依賴,反而再度進入中國化的高潮。越南的中國化也在19世紀初阮朝時達到最高峰。更不消說,統治中國近三百年后的滿洲人徹底漢化,到清末會講滿洲話的滿人已經不多。

      在比較其他文明區時,亦可找到相似的現象。英國從18世紀起對印度鯨吞蠶食,到了今天印度并沒有成為基督教國家,印度教仍然在印度社會里盤根錯節。再看中東與北非,雖在19世紀以來逐漸受到歐洲帝國主義的控制,這些地方也沒有顯著的基督教化,沒有成為今天的韓國、越南或菲律賓。在回教國家里,反西方的政治運動特別激烈頻繁。同樣在亞洲,成為西方殖民地的緬甸、馬來西亞,與從16世紀起即逐步受到荷蘭統治的印度尼西亞,也沒所謂大量改宗信基督教的社會現象。再看看過去亡國兩千年的猶太人,離散四方,即使落腳在基督教國家或回教地區,依舊保有猶太教,在二次世界大戰后,竟還能在巴勒斯坦重新建立猶太人/猶太教國家。

      這樣看來,顧炎武主張保天下然后保其國確實有根據。在此需要追問,何以保天下而后能保國呢?顧炎武的回答是匹夫有責。稍微演繹一下,則是社會里有組織保衛自己的文化宗教,即便亡國,亦終可復國。放眼世界,已是如此??墒墙袊鴼v史,自辛亥革命起,就是救亡(保國)高于保天下(保教),甚至逐漸走向為了救亡,不得不棄天下(傳統文化)。換成后來的語言,不就是眾所熟悉的“打倒舊社會,建立新中國”。朝鮮、越南均與中國的經驗相差不遠。搞到現在,社會里維護傳統文化的組織/勢力早已煙消云散,不啻廢墟或空地。改革開放前,中國大陸的黨國體制加上閉關自守,自然無他力介入,一旦開放,經濟起飛后,國王新衣,原形畢露,亟待各種新舊中外文化來占領,各領風騷。

    日本人沒撕裂救亡與保教



      1945年前的日本,非常清楚保國與保天下密不可分,所以沒有救亡或保教(保天下)的選擇題,只有護持國體或反對國體的是非對錯。國體,一言以蔽之,乃是一個國家的歷史生命與國家的歷史精神文化的總稱。這樣的國家論,使得救亡與保天下二者為一,而非撕裂國家/人民的兩端。國體這個說法,最早來自日本德川后期水戶藩儒者會澤正志齋完全以漢文(文言文)寫成的《新論》一書。

      其實,日本在明治中期前也有不少為了保國不惜棄天下的言論。今天漢字的簡化,與較早的漢字羅馬拼音化(漢字廢除論),皆來自日本在明治初期到中期,為了救亡而發的主張。只不過明治維新的成功,基本上是舊體制內領導人換班,再加上國體的理論,使得后來主導中國、韓國、越南的救亡高于保天下/保教的基調,在日本就完全失去市場。戰后,日本的明治憲法、國家神道與儒學主導的教育敕語雖然被迫放棄,但美國最后并沒有徹底清算日本舊勢力、舊社會,遂留下保天下,維護日本傳統文化的組織與土壤。

      第二點則是,基督教與中國/儒家文化的關系。有不少人均以為佛教雖為外來,卻早已融入中國社會,成為中國文化有機的一部分。那基督教為何不能與中國文化共存呢?先說佛教。中國在佛教進入以前,其實并沒有什么有組織的宗教信仰團體,儒家雖然指導政治社會,但儒家完全沒有一般宗教的組織與性質,直到清末也沒有,所以,康有為才要組織孔教對抗基督教。中國的道教也大概是在佛教進入中國后,受到佛教組織的啟發才逐漸形成。因此,佛教雖為外來,但卻是中國文化在歷史上成長成熟前形成一個重要的組成成分;而且佛教的大盛,也要等到五胡亂華的南北朝才真正大行于世。



      反之,基督教雖在唐朝曾有一席之地,唐后即又默默無聞。再度進入中國已經明末。這第二度的交匯困難重重,主要是基督教與中國文化和社會的差異,在彼時實在難以克服。從祭祖的問題到儒家的天是否為上帝的討論,使得再度的交匯在激蕩出一些火花后,隨即消沉。第三度進入中國時,則是伴隨西方列強的船堅炮利一起侵入。這段歷史是不幸的,對基督教亦是不幸的。
      但是,在思想文化上,最關鍵的還是基督教的一神論。歷史上的中國,從未成為一神教的國度。這一神教對中國與中國傳統文化的沖擊,豈可掉以輕心?啟蒙時期英國的歷史學家吉本早在其《羅馬帝國衰亡史》一書論及,羅馬帝國的衰亡與基督教成為國教有關。因為羅馬帝國起了本質上、精神上的改變。雖然今天中國傳統有如風前殘燭,但不能因此而無須再追問這問題:中國傳統文化在西風狂掃后已經極其脆弱,怎堪再由基督教來一次試試看呢?

      今天日本基督教徒甚少,并非日本人多是虔誠的佛教徒或神道教徒,而是日本社會在很多層面,從一個人出生到死亡,一年四季節慶,幾乎都脫離不開一些傳統的規范,與維護傳統文化組織的安排。這與法國啟蒙時期的大哲人孟德斯鳩在其巨著《法意》第三部19書第17至20章一書形容,傳統中國的宗教與社會的情況相當雷同。簡單地說,他認為由于中國的立法者混合宗教、法律、行為規范與禮節,再加上一切以家族為中心,結果是“基督教幾乎永不可能在中國有立足之地”。

      可是,今天不管中國會不會在20年后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國家,現下中國基督教如此迅速成長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保衛中國傳統文化的這個混成力量已經瓦解,所以孟德斯鳩以為在中國幾乎不可能的事已經稀松平常。這也是中國在過去百年來以二分法的態度處理保國與保天下,終而選擇保國放棄保天下的結果。

    作者是日本千葉大學人文社會研究科特任準教授

    發 表 評 論』『打 印 本 頁』『關 閉 窗 口
     相關文章 全部相關文章... 
     
     - 37年,深圳一直是個意外!  - 硅谷救不了美國夢?  - 平等、民主與西方的伊斯蘭難題
     - 震驚!深圳或成“最不互聯網的城市  - 推動城鎮化 要看“榨菜指數”  - 中國重蹈日本覆轍
     - 企業直播:風口將至,未來已來  - 中國須建構理性精神  - 中國是否會爆發金融危機?
     - 深圳+香港,失去想象力了嗎?  - 河內:擁抱之難  - 沒有眼淚沒有悲傷
     - 民營經濟之中國市場地位  - 社區文學大賽引出“在地文學”理論  - 日本的中國通與中國的日本盲
     - 社會主義制度淺議  - 首屆深圳社區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  歐洲的錯誤給亞洲的啟示
     - 超級水網:巨大包袱?天大餡餅?  - “紅嫂”在成年男人的嗷嗷待乳聲中  - 或許中國需要撒切爾夫人式的政治家
     - 關于改進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  - 中國經濟好日子走到頭嗎?  - 沒有粘結在一起的金磚
     - 從1814到2014:英美靠什么  - 為什么沒有“剝削”的社會窮人更多  - 喪鐘為誰鳴?
     - 草根評價鄧小平  - 外資撤離 東南亞資產大跌  - 龍象共舞——中國和印度須直面的三
     -   深圳文化“十大愿景”  - 上海擬建自貿區,前海傻眼?  - 中國要警惕塞浦路斯式陷阱
     - 救救孩子們吧!  - 利益邏輯與中國改革的困局  - “國五條”的貓鼠游戲
     - 朝向一個“好商量的社會”  - 曹妃甸快玩不下去了  - 中國對朝鮮必須旗幟鮮明
     - 契約精神塑造城市的氣質和風骨  - 改革中國的特權制度  - 中國產葡萄酒登上英國王室御用酒莊
     - 深圳“三化”改革目標不錯,前海期  - 中國缺乏開放的思想市場  - 中國學不了新加坡
     - 三中全會討論:“五位一體”的改革  - 經濟改革的核心經驗和教訓  - 衡量通脹,看科長指數
     - 歐洲、中國貨幣互換,華爾街關注!  - 中國未來成功的民眾基礎  - 被中國一再誤讀的新加坡
     - 中國轉型需要思想市場  - 深圳社區文學大賽參與踴躍  - 中國人大:全球富人最集中的議會
     - 地產泡沫將摧毀中國神話?  - 中國高調和美國不干涉的外交姿態  - 中國的國際形象危機
     - 上大學的意義只是找份好工作嗎?  - 中國崛起進程中最艱難的選擇  -  中國在財富面前驚慌失措
     文章評論 全部文章評論...  
     
    發 表 評 論
    網上大名:  *
    評論標題: 

    評論內容:
    (請不要超過500字)
    *
    驗證碼: 
           
      真情告白 |   | 訪客留言 | 申請入會 | 民意調查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外貿B2C商城建設
    ICP備案號:粵ICP備05098314號
    本站文章版權受法律保護,轉載、合作或業務咨詢郵箱:interhoo@139.com
     
    国产精品无码一二区